°埖幵☆落兮υ.

等了快一个月,终于收到啦!!!!!
有史以来最便宜周边!还有四张明信片和一张海报,书挺厚,性价比是可以的😄

哇哇哇,前进三了!!!!!
超级想用《底特律 变人》的梗撸一篇文啊啊啊啊!!!!!激动ing

深夜的剧场,空无一人
但不知为何,却是最有感觉的时刻
任何事情都需要付出,疲惫是在所难免的
但是,要知道宇宙中万事万物都是守恒的
这也是难得一见的风景,不是吗?

暖冬[楚郭AU ](三)

①题目xjb取的,内有私设,有原创人物出现,有巍澜;

②没认真看过原著,剧版也是跟着更新走的,而且背景不同,所以人物不可避免有OOC的地方,但会尽量贴合剧版人设;

③文笔渣,凑活看吧

      -----------------------------------------------------

       时间在忙碌中飞快地流逝,早已完成工作的郭长城窝在吧台搜百度—学调酒,他已经在网上自学了很久,但是一直没有实践过,因为红姐根本不让他上夜场的班,也不让他接触这些东西。看着旁边异常齐全的配料和高级的设备,郭长城有些心动:呃,红姐不在,江哥还没来,就一小下应该没事吧。暗暗下定决心,小孩照着视频里的讲解依葫芦画瓢地调起了酒。“麦卡伦威士忌,只有威士忌,没有麦卡伦啊,应该都一样吧。苦艾酒……嗯?我怎么找不到,哦哦,在这……”郭长城是严格意义上的初学者,他调酒没有花哨的动作,所有步骤一丝不苟的完成,漂亮灵巧的手和色彩斑斓的酒杯交相映衬,煞是好看,小孩脸上撒了酒懊恼肉痛的小表情也让他笨拙的动作都显得十分可爱,起码江轲是这么认为的。

     “耶!调好了!哈哈”郭长城开心极了,看着和视频里的成品相差无几的模样,小孩成就感爆棚。”不错,第一次就调成这样已经相当不错了。“突然响起的声音吓得郭长城抖了一抖,抬头就看见一个人趴在吧台上戏谑地看着他。”江哥?你什么时候来的,我我我……那个,我就是……“江轲看着小孩满脸通红地想要解释什么,很是可爱,逗弄的心思更浓了,”欸?我记得好像boss不让你碰这些吧,今天你可是破例了啊。“郭长城自知理亏,破了例还让人抓了现行:“江哥,对不起,我不该这么做的。”小孩认错态度极好,但话语里的小委屈让江轲有一种自己在欺负他的错觉,虽然事实如此。“没事,你江哥我可是最讲义气的,放心,我不会告诉boss的。不过这消耗的原料不好对账啊。“郭长城急了”啊?那怎么办?这钱我出吧。“江轲笑了:”你知道你调的是什么酒吗?“郭长城一愣,赶忙去看视频标题,:”欸?没说啊。“江轲无奈了:”你调的这款酒叫Balmoral,巴尔莫勒尔,在美国最便宜也要80美金一杯,虽然咱们店里没有那么名贵的原料,但是起码60美金是有的,店里的定价是520,你小子眼光还不错啊。“

      ”60……美金?!500多?“郭长城惊讶极了。”是啊。“郭长城有些犹豫,但还是决定自己付:”那个,江哥,我做的事我自己承担,这钱我出了。“江轲摇着头笑了笑道:“行了,逗你的,就你那情况我还不知道啊。这钱不用你出。“转而坏笑道:”你的这杯”处子“酒呢,我就买了,毕竟这可是你的第一次啊。”郭长城听着江轲话里的调笑,不由得脸更红了。“行了,不逗你了。赶紧换了衣服回去吧,你早该下班了。”郭长城看了眼时钟,脸上的血色一下子全都退了下去,“完了完了,又快迟到了,我得赶紧走了,江哥麻烦你收拾吧台了。“说罢也不顾一脸懵逼的江轲就冲进了休息室换衣服。江轲一脸无语地进了吧台,仔细看了看那杯漂亮的白金色透明液体,“嗯,颜色不错。”端起酒杯品一口,“嗯,毕竟第一次,理解。”淡定得用矿泉水漱口时,郭长城飞速地冲出了休息室,“江哥我走啦,对了红姐让我告诉你城南有新酒!”江轲脸色变了变,旋即恢复叮嘱道:“你慢点,别——”话音未落“哎呀!“郭长城跑得急,一个没注意就被台阶给绊了。”摔了……唉。“郭长城迅速爬了起来,回身道:”我没事,你不用担心,我走啦。“一溜烟又跑了。江轲靠着吧台看着小孩跑远的身影,顺便目睹了一次平地摔,低头笑了笑,再抬头脸上的笑容消失得一干二净。他的长相本属上乘,这酒吧里起码四成的客人是冲着他来的,但他此刻的神情却让人琢磨不透,甚至让人有些心底发寒。“筹备这么久,要开始了吗?”江轲盯着那杯Balmoral若有所思。

   整个酒吧安静极了。


今天只有一点,不断变化的脑洞谁来救救我😭两人见面起码还得两章,我尽快让他们见面,不让锅巴就被人拐跑了😂

 

暖冬[楚郭AU ](二)

①题目xjb取的,内有私设,有原创人物出现,有巍澜;

②没认真看过原著,剧版也是跟着更新走的,而且背景不同,所以人物不可避免有OOC的地方,但会尽量贴合剧版人设;

③文笔渣,凑活看吧

      -----------------------------------------------------

       S城的春天很美,清风拂柳,桃花夭夭。清晨的露珠晶莹剔透,折射着灿烂的阳光,看了就让人欣喜。但是有一个人可不这么觉得,因为……“完了完了,这下惨了,马上要迟到了呀!”一个看起来不过二十出头的男孩一阵风似的刮过,惊了树上的鸟儿,落了旁支的露。男孩的长相并不是十分英俊的类型,算不得十分好看,第一眼看他你只会情不自禁脱口而出一个词—干净。是的,这孩子给人特别干净的感觉,不染俗世的尘埃,纯净,巴掌大的脸看着不免让人心生亲近之意。这不仅仅是因为男孩柔和的长相,还因为你能从他的脸上轻易地看出他的内心,没有那么多的负担。现在也是看得清清楚楚,那张本来清秀白净的小脸都快皱成小老头了,水汪汪的眼睛蓄了泪就差哭出来了,”啊啊!!完蛋了!要被红姐骂死了啊!“男孩一路狂奔,终于赶在8:30的前十秒赶到了思韵,开门,打卡,一气呵成,然后,就瘫在吧台顺气儿了。

        ”呦!这不是郭长城吗,这么早啊。“吧台里一名涂着烈焰红唇,身着红衣的女子见男孩一副狼狈样,不由得出声调笑道。”男孩气还没顺匀,一听这急了,忙解释道:“红…红姐,我不…不是故意迟到的,我……”,“哎呀,行了行了,”女子是个急性子,男孩半天解释不清楚,让她没了耐性,“你直接说今天是因为扶老奶奶,还是帮小孩找妈妈迟到的就i行了。”随即明媚一笑。本该是魅惑众生的笑容,郭长城见了却更害怕了,本来欲言又止,女子一个眼刀过去瞬间答道:“帮老爷爷找家。”那神情,就差稍息立正了。“找家?你还请他吃东西,之后把他送到车上,还给他路费了吧?”“欸?红姐,你怎么知道?”小孩一脸诧异。女子一个白眼:“你这孩子怎么这么傻,你自己的情况你知不知道吗?”语气十分严厉,可更多的却是无奈和心疼,“还有,你知道那是真的假的你就帮?啊?你有没有脑子!“女子越说越生气,一巴掌就拍在了小孩头上,可到底是疼这孩子,没下力气。郭长城被打也不生气,反而笑着安慰道;”嘿嘿,红姐,我知道你关心我,那些帮助人的事儿我是自愿的,也很开心能帮到他们。我自己有分寸的。“

       ”你有分寸?!上个月的工资你有一半付了房租,另外的一大半全给福利院小孩买了文具吧!你竟然还跑去养老院给人义诊!你看看你现在瘦成什么样儿了,你这叫有分寸?!“”红姐,我知道你对我好,房租是我硬要给你的,另外那些事,起码能让我有一种真实的感觉,能让我知道我自己是谁。“小孩是笑着说的,可女子分明从他的眼睛里看到了迷茫以及浓重的悲伤。”好了好了,你开心就行。真是说不过你这孩子。行了行了,干活去吧,我今天不多待。老规矩,到点给我走人,不许帮人上夜班,听见没!““是是是,姐,知道啦。”见那孩子进了休息室换衣服,女子深深地叹了口气,“这傻孩子。“

       这时,一旁的手机响了,女子拿起手机一看;”鬼见愁?啧,又没事儿找事儿了,不省心。“女子一脸的嫌弃,可细看,又有些惆怅与细微的悲伤。收拾了下心情,女子提了包就往外走,正好看见刚换好衣服出来的郭长城:”小郭,我有事儿,先走了。“郭长城放下手中的工具跑出来:“这么快就走吗?是有急事吗?”“嗯,你等江轲来了就回去,告诉他一切依旧,没有新酒。”郭长城心里一松道:“好的,红姐。”犹豫半晌:“红姐,注意安全,别勉强自己。”女子一愣,展颜道:“敢欺负你姐的还没出生呢。你小子,好好干活啊,走了。“说罢,潇洒转身离去。”红姐再见。“郭长城站在门口,看着红色跑车远去转身进了思韵,拿了工具开始认认真真的打扫酒吧的每一个角落。“郭长城,加油干!今天又是美好的一天!哈哈。”

       空无一人的酒吧回荡着小孩元气满满的声音,暗色调的酒吧仿佛明亮了些,竟让人觉得桌椅酒杯都在为小孩打气。室外春光无限,室内生气勃勃,真好。


暖冬[楚郭AU ]

暖冬[楚郭AU ](一)

①题目xjb取的,内有私设,有原创人物出现,全员出没;

②没认真看过原著,剧版也是跟着更新走的,而且背景不同,所以人物不可避免有OOC的地方,但会尽量贴合剧版人设;

③文笔渣,凑活看吧

④更新保持周更(或许日更),放上来试水,轻拍啊

 -----------------------------------------------------

S城,城郊,一栋花园洋房内,气氛剑拔弩张。

   “你小子胆子可真大,让你管了几年事儿就翅膀硬了啊?!你知不知道你这么做的后果!”一位发丝银白的老者坐于上位,冲着眼前的青年中气十足地吼道。青年被训斥后,面上竟露出一丝嗤笑,毫无悔改之意。“你还笑?你小子,不知道天高地厚!你难道不知道S城的水有多深吗?我以前怎么教你的?我说过……”

 “ 行了!”老者尚未说完便被青年不耐烦地打断了,“我知道我在做什么,也知道这样做的后果。况且,这件事不是您老人家一直想做却没有做的吗?我只是在达成您老的心愿啊。“

“   你!“老者大怒,“哼!”几个呼吸间老者平静了下来:”你啊,拼劲倒是够,有你父亲的风范,“老者不顾青年瞬间黑下去的脸色继续说道:”但是记住,你现在只是初窥门径的菜鸟,一堆老狐狸等着从你嘴里夺食儿呢。这次我就让你放开了去做,不要让我失望。“

   “哼,您老就瞧好吧。“青年的气势瞬间凌厉了起来,上位者的气场让老者眼里划过一丝欣赏,但是过于锋芒却不免让人有些担忧。”好了,我知道你约了那几个娃娃,去吧。“青年收起周身气势,向老者 一躬身便走了。

      待年轻人走远,老者对旁边一直默不作声地中年道:“阿琛,找两个机灵点的去跟着少当家,记住,不到万不得已,不许帮他!”“是,老爷,“阿琛答道,语毕,便出去挑选人手了,毕竟依着少当家的个性和身手,这人选确实要好好琢磨一番。

   “唉,老了老了,让年轻人去闯吧,不过这小子太自信了些。也好,这次的事就磨一磨他的性子吧。吃亏也未必不是坏事啊,呵呵。“老者说罢,转身进了祠堂。

 

      唯岚,s市有名的销金窟。可大厅却不似普通的会所那般喧闹,小提琴协奏曲,暗蓝色的灯光,奢华却不媚俗的卡座,一切的一切都显示出这家会所的不同寻常,而这会所确实有与众不同之处。会所采用会员制,会员须持卡入内,会员卡特有的标志使得仿造是一件不可能的事。非会员不得入内,而获得会员的条件也是极其苛刻。如果你拥有会员的资格,希望你不会被会所内高昂的消费吓退,虽然每一瓶酒都是店主精心挑选的佳酿,但那价格也是相当的漂亮。可即便如此,s城里挤破脑袋想进来的人数不胜数,不单单是因为会所内少见的美酒,最主要的,一旦能进了那会所,就代表你拥有了结识店主的机会。唯岚的店主身份十分神秘,外界各种传言都有,但是有一点众人都深信不疑,能开这么一家会所,且能让拥有会员资格的那些非富即贵的人以此为荣,这人又怎会是泛泛之辈呢?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一辆Landaulet停在了唯岚的门口,一身黑衣的青年下了车,门童利落地接过钥匙,另外一名身着西装的侍者按惯例要求青年出示会员卡。侍者接过青年的金卡,瞬间更加恭敬了起来,双手将卡奉还,侍者拉开门“您请。”青年轻轻一点头,大步走了进去。青年并未在一楼停留,径直走向楼梯上了二楼。二楼只有五间包房,0号房间是店主的房专属套间,之间青年直直地走向0号,对着门牌嗤笑一声,推开了门。房间里灯光很暗,只有两个年轻男子坐在沙发上聊天。

    “呦,老楚,才来啊,”其中留着小胡须的男生出言抱怨道,“你不是吧!被老爷子训了这么久?”“哼,”被称为“老楚”的青年显然是被气笑了,“赵云澜,要不是你嘴跟喇叭似的,会闹出这么大动静?老爷子肯定会知道,但是如果不是风声太大,我能被骂?”赵云澜不服气,推了推身边的人道:“楚恕之,这你就不地道了啊。这怎么能怪我!要不是你兄弟我鼎力相助,你这次最多只有六成把握,而不是现在的九成。你说是吧,小巍。“身边的青年微微一笑道:”不是。“”小巍,你,你……“”哈哈,沈巍,还是你厉害,能把这小子说得哑口无言。“楚恕之大笑。

       沈巍乐了,旋即正色道:“是十成。“楚,赵二人顿时收起了玩笑的神色。尽管沈巍十分笃定,但是赵云澜还是有些不放心:“老楚啊,你真的确定要这么做?”楚恕之斩钉截铁道:“当然!那些东西本就是我们楚家的,我不过是取回来罢了。名正言顺,为何不做?而且,只有把那些东西拿回来,让那些人生不如死,,才能给他报仇!才能解我心头之恨!“

      楚恕之越说越激动,末了,竟有了杀意。沈巍二人自是知道这个中缘由,也见了不少场面,可也不免被楚恕之的狠戾给惊到了。赵云澜就怕这个老犯横的家伙一冲动临时改变计划,不由劝诫道:”老楚,我们都知道,都明白,也都理解。但是你要记住,你的首要任务是什么。还有,一切以保全自身为重,绝不可意气用事!“楚恕之有些不耐烦:”我知道,所有事按原定计划来,我不会擅自更改计划的。“”好了,云澜,老楚他心里有数,你就放心吧。老楚,明天计划就开始了,你准备好了吗?“”呵呵,当然!我迫不及待了。“楚恕之仰头喝尽了杯中的Glenffidich,眸子越发得深沉了。




没有标题系列(下)

剧版人设,有OOC

只是练笔,文笔渣,轻拍



      眼前是恍若实质化一般的黑,浓重刺鼻的血腥味让楚恕之险些再次昏了过去。“不对,这是哪?”看着眼前堆积成山的尸体,楚恕之愣住了,他不是应该在实验室吗?对了,呆鹅呢?猛地转身看向身旁,确实有一个人,说是人,但仅限于大概看出个人形,面容血肉模糊,浑身上下几乎没有一块好的地方,乍一眼根本认不出来是谁。“不,不会的,怎么可能.”楚恕之蹲下身,想去确认却又有些胆怯,恐惧。呵,说来也可笑,堂堂楚氏傀儡术传人,不跪天,不跪地,除了父母和弟弟没有人让他服过软。即便是他父母,服了软,他也从未怯过,哪怕是面对成群的执法者他也没有怕过,遑论恐惧了。但是现在,他怕极了。突然,他看到那个人的身下压着一个东西,凑近仔细一看,竟是那个傻瓜的本子,这一切的一切在他看来都荒诞极了。呵,那呆鹅明明是挨着冻呢,怎么可能跑到这种地方来,更何况这本子那呆鹅可是都放在办公桌的左一抽屉里的。拼命地否定自己所看到的一切,然而,即便理智一直在告诉自己这一切都是假的,可冷了、僵了百年的心感觉要被揉皱了,捏碎了,疼极了。老天啊,现在,你要把我生命中的那唯一的光也要夺走吗?“啊——凭什么!为什么!啊——”

      蓦地,他仿佛惊醒了一般坐起身,环顾四周,是之前被困的实验室没错。之前的那些,是什么?百思不得其解,便只好作罢。看向身边的小孩,却还是昏迷不醒。“长城?!,长城?”他想起那姑且被称之为“梦”中的场景,心里一紧,“长城!长城!你醒醒,醒醒!睁开眼睛看看我,算我求你了!长城!”应该是听见了的,小孩的眼睛慢慢地张开了,“楚哥,我们这嗯……”一吻情深,大概就是这个样子吧。唇瓣间没有一丝空隙,彼此辗转厮磨。不满足于唇畔缠绵,楚恕之强硬地顶开了小孩的牙关,缠着慌张想跑的小舌不芳,来不及吞咽的涎液顺着小孩优美的脖颈线滑下直到美味的锁骨。楚恕之的眼睛暗了暗,看着小孩的眼睛,可谁知这傻孩子连接吻的换气都不会,还半天不说,竟是要生生被人吻到晕过去。楚恕之哭笑不得地放开了小孩,笑骂道:“呆鹅,连换气都不会吗?“可小孩半天没反应。只是大口喘着气,楚恕之有些慌,旋即又有些明了地苦笑,该是吓到了吧。”你……“”楚哥我……“二人同时开了口却都没有了下文,一时间气氛竟有些尴尬了起来。”你,要是讨厌的话……“”不不不,我,我我……”不知是情绪有些激动还是身体太过于虚弱,小孩竟然还没说完就又晕了过去。“长城!长城!”楚恕之不淡定了,这刚才还说这话呢,怎么就晕了呢?正当傀儡师急得火冒三丈的时候,突然一声“咕噜噜”让他愣住了。这小孩竟是因为饿了太久体力不支,再加上情绪起伏有些大才晕了过去,楚恕之有些哭笑不得。将小孩揽在怀里,让他靠在自己身上舒服一点,看着小孩单纯的面容,楚恕之有些语塞,不知该说些什么,而且……“呵,罢了”,楚恕之挑了挑嘴角,“我既然认定了,小孩,你跑不掉了”。

 

 

可能有人会疑惑野火在哪?野火:我晕着呢,别叫我,我什么都没看见,我什么都不知道。嗯,就是这样!



群宣啦😄爱楚郭的亲们进来一起耍呀😊
脑洞讨论,bqb制作,来喽,一起耍喽😎️

没有标题系列(上)

论文间隙小练笔,本来是想写个超短小短文,结果。。。。凑活看吧

    暗无天日的地下,是黑暗的心脏,是罪恶的源泉。至亲离去,温热的血液被抽离,火热的心被冰封。双手沾满鲜血又如何,滔天大罪又如何,他早已不在乎。罪名坐实,枷锁加身,地上的生活日复一日,等待期满,然后,回他来的地方。
    本以为生活就这样下去,却被一只呆鹅打破了。愚蠢,笨蛋,就连最基本的技能都没有,不但帮不上忙,他竟还要分神去保护他,照顾他。他是那么嫌弃他,可是渐渐地,他觉得那只呆鹅傻得天真,傻得可爱,傻得……让人心疼。他早已无心,但是每次靠近那只兔子,被受惊的他拉起衣角,被吓得发抖得呆鹅考拉抱,胸腔被强烈撞击的感觉让他意识到他还有心,而且跳得有些快。当天真无邪的他说出那句“别人都幸福我就幸福了”,他红了眼眶,眼前的画面有些重合。呵,跟我弟弟一样傻,他低头苦笑。
    之后情不自禁的保护,关注也让他以为只是多了个弟弟,直到在呵气成冰的密室里,听到他的内心独白,看到那只呆鹅在他面前昏过去的时候,一直处变不惊,鬼神不惧的傀儡师慌了,怕了,但是他也懂了,明白了。他不想那只呆鹅跟他弟弟一样,不想他离开,不想他待自己仅仅是哥哥,而是……脱下自己的衣服,紧紧地抱着已然不省人事的他,企图以自己的体温去温暖他,虽然他知道身为傀儡师的自己本来体温就偏低,再加上密室的冷气,作用微乎其微,可是他不想放手,不敢放手。他现在只想紧紧地,紧紧地抱着他的小麻烦,把自己身上的所有热量都给他,只盼着那呆鹅把眼睛睁开,再看看他。

可能有下。。。。。。吧,唔,主要是想写AU,两个梗一个双开总裁x白衣天使,一个双警察,都是全员,主楚郭,脑补了很多了,但是最近答辩啊,考试周什么的,只能等考完了::>_<::

有一起的嘛

本女,拿着玫瑰手杖的玫瑰爵杰克,有小可爱组队一起的嘛😊录屏什么的也OK😁我是用vivo号,ID:波西蒂米娜